張黎博客!

  • 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情感訴說 > 故事:她不僅每天被情感折磨,而且每月都要承受來自他的折辱

故事:她不僅每天被情感折磨,而且每月都要承受來自他的折辱

-|分類:情感訴說|2018-08-10 14:52:55|-

故事:她不僅每天被情感折磨,而且每月都要承受來自他的折辱

第三章 李茹君死了!

那天過后,葉瓷有連續三個月沒有再見到沈君默。

這讓她不可置信。每個月18號的“酷刑”,這三年來從來沒有斷過的折磨,突然間就斷了。

葉瓷沒有半點高興,反而有一種不知道從何而來的恐懼!好像有什么事情在發生,而她卻不知道。

甚至他常常會想到當初沈君默走之前說的那些話,晚上做夢也會夢到她媽。

夢中,她媽指著她罵不要臉,怎么生了她這么一個不知廉恥,喪心病狂的女兒。她還夢到她媽媽死了,是被她氣死的!

她哭著解釋,說她沒有,可是沒有人相信。

醒來之后,臉上全都是眼淚。她嘆了口氣。

這三年來,沈君默用他的個人背景和權利將她關在這里不讓任何親人探視。卻唯獨每個月要承受他的折辱。

她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有多久。她被判了無期,要在這監獄待一輩子,連帶著她的感情都被判了無期,只有暗無天日的絕望。

突然,有獄警開門進來。她心里一抖,那人已經走到她面前,面無表情,“7583,有人探監!”

“臥槽,這么晚了有病吧,擾人清夢!”有其他犯人被吵醒罵罵咧咧不耐煩的聲音。

葉瓷站起來,心里前所未有的慌。

今天不是18號,現在估計已經凌晨兩三點了!沈君默過了三個月,突然這個時候來找她,不能不讓她多想。

腦海中閃現過很多畫面,卻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緊張,連肚子都開始有些墜痛感。

還是那個單獨的探監室。

她進去的時候,沈君默依舊背對著他,穿著黑色西裝,站在窗邊。腳下丟了好幾個煙頭,在這個封閉的空間里,濃烈的煙味嗆的葉瓷忍不住咳嗽出聲……

正是這個聲音打斷了沈君默的思緒,他掐滅了咽轉過身來。

看到那張陰沉冷酷的臉,葉瓷心里一驚,忍不住倒退……

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幾個月沒見到的原因,也許是因為太晚了探監室的燈光不明。沈君默的暴戾殘忍的氣息更重了些,還夾雜著一些說不出來的血腥氣!

看到她倒退,沈君默停下腳步,擰了擰眉,狹長的俊眼不耐地望著她,聲音很沉,“過來!”

葉瓷看著他,在他發怒之前才慢慢挪步過去。

才挪了兩步就被沈君默不耐煩地拽了過去,壓在桌子上。

后背撞到桌子,一陣尖銳的刺痛。葉瓷心想肯定又被撞青了,手腕被他快被捏碎,她張了張嘴,想說什么,最后什么都沒說。

他忽然湊到她脖子邊,狠狠地咬上那塊被他咬過無數次的傷疤直到見血才放開,聲音低沉如同鬼魅,“知道嗎?李茹君死了!”

那一刻,身上的羞辱疼痛都比不上沈君默的那句話給她帶來的震驚和痛苦。

李茹君死了!

她媽媽死了!

本文來自小說《情深不自知

==本段 沈君默 葉瓷 李茹君 FAQ說明==


沈君默:沈君默,浙江吳興人。大學畢業。早年留學日本,回國后任北京大學教授,河北省政府教育所所長,北平大學校長,上海中法文化交換出版委員會主任兼圖書館館長,監察院監察委員,1949年后歷任上海市文物委員會委員、文史館副館長,上海市文聯主席,中國書法篆刻研究會主任。上海市人民委員會委員,全國政協委員,全國第三屆人大代表,1905年開始發表作品。

關于沈君默 葉瓷 李茹君 網友看法
  • 復制本頁網址

头彩官网下载